健康养生咨询热线
关注官方媒体,更多养生知识伴您健康生活!
蜂宝元官方公众号 fengbaoyuan官方微信公众号
蜂宝元
复合蜂官方微博官方微博
蜂宝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推荐>> 详细内容 返回
蜂毒的作用
时间:2018-02-24    来源:http://www.fengbaoyuan.cn/news/1.html

蜂毒是由工蜂通过螫针由其毒腺和副腺分泌的具有芳香气味的一种透明液体。在自然条件下,蜂毒是蜜蜂自卫的一种武器,当它遇到天敌侵犯或人为干扰刺激时,就会立刻通过螫刺释放贮于毒囊中的毒液进行反击,并由其中所含的报警激素乙酸异戊酯等召引同类前来助战。值得一提的是,蜜蜂的这种自卫还击往往是以牺牲生命为代价的,因为其由产卵器特化而成为螫针上具有许多倒钩,当它将螫针刺入生物体时,便不能退出,倘若退出,就会将蜜蜂的毒囊甚至是消化道等一起拉出体外,使之不久而亡。因此,人们利用蜜蜂的这种天性和本能,常常设计一些电击取毒装置,刺激蜜蜂在特定的采毒器上排毒,但却不影响其生命。这就是目前比较先进的取毒方法。

  科学研究表明,新出房的工蜂毒液极少,随着日龄增加毒液渐增。一般来讲,6日龄工蜂仅有蜂毒0.05毫克;11日龄含0.07毫克,15日龄可达0.10毫克,之后直至18〜20日龄毒腺停止分泌毒液,数量不再增加,平时毒液贮于毒囊,一旦排出便不能再得到补充。

  蜂毒的生产与饲料和品种有关。缺少花粉的10日龄工蜂仅含蜂毒0.056毫克,而不缺花粉的同龄蜂则含蜂毒0.237毫克,二者差异非常显著;东方蜜蜂毒腺不及西方蜜蜂大,含毒量亦不及其多。

  早在3000多年前,我国古诗《诗经》周颂•小毖篇就有关于蜂毒的警句,告诫世人莫要招惹它们;以免被螫。古希腊科学家亚里士多德亦在公元前300多年时撰文立书描写蜜蜂和黄蜂长有螫刺。同期出版的《左传》则表明“蜂虭有毒”,可使人体出现局部或全身反应,但却偶然发现它能治愈关节炎等病。公元前2世纪我国的古医书《黄帝内经》中有“病生于内,其治宜毒药”的医疗原则。

  18世纪时古罗马医学家盖伦指出蜂毒可作止痛等多种用途。300多年前,由方以智编著的《药物理小识》一书则对黄蜂毒素外用可治疮疡有专门记载。

  西欧早期的查里曼帝国的创建者查理大帝和俄国沙皇伊万四世均曾应用蜂螫治好了他们的痛风性关节炎。

  俄国学者卢阔姆斯基通过临床观察,发现蜂毒对风湿热和痛风等疾病有很好的疗效,并撰文公布于世。

  著名的维也纳医师菲力普•特尔什曾身患风湿热,偶然遇蜂螫而获痊愈。从此,他积极从事蜂螫疗法,并在《维也纳医学周刊》发表了蜂螫治疗173例类风湿病患者取得良好疗效的论文。

  1899年,俄国人留巴尔斯基则发表了《蜂毒是一种治疗剂》的长篇论文,认为蜂毒是治疗风湿热的极好药剂。

  1897年,布拉格大学教授朗格报道了蜂毒的化学成分与药理作用。

  1921年,奥地利眼科医生特尔什发表了用蜂毒治疗666例风湿热患者,其中544例疫愈,99例好转的临床研究论文。

  1935年和1941年分别由美国贝克博士和前苏联阿尔捷莫夫教授各自编写的《蜂毒疗法》和《蜂毒生物学作用与医疗应用》两部专著相继问世,则标志着本世纪蜂疗事业从此走向成熟规范,亦促进了近代蜂毒疗法日益普遍的应用。

  目前,在蜂毒疗法方面颇有建树的国家有中国、俄罗斯、日本、奥地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意大利、美国、加拿大及澳大利亚等,他们均成立了与之相关的专门机构。国际养蜂者联合会在布加勒斯特建立了蜂疗研究室。并从1974年开始,每隔2年召开1次国际蜂疗学术研讨会。

  我国从1957年开始亦陆续有学者不断发表临床应用蜂毒的报道,全国各地不少机构与人员对蜂毒的药理及应用都做了大量的研究,一致认为蜂毒对关节炎等疾病有特效。在房柱等学者近40余年的努力推动下,目前各地有数以百计的蜂疗机构正在从事以蜂针治疗为主的各种蜂疗活动,为发展特色医疗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

1.亲神经特性

  无论是全蜂毒,还是其组分蜂毒肽、蜂毒明肽等均具有显著的亲神经特性。奧尔洛夫通过给猫注射蜂毒试验证实,蜂毒不仅能引起植物神经系统交感神经系统神经节兴奋传导阻滞,而且还使通过脊髓的神经冲动传导困难致使反射性反应的潜伏期延长。蜂毒的这种生物效应经奥尔洛夫用大鼠和家兔试验证实具有抗痉挛作用。相反,蜂毒明肽则具有特殊兴奋作用。

某些抗胆碱药物能加强催眠药物的效应。房柱试验表明:试验前30分钟给小鼠腹腔注射蜂毒1毫克/千克,结果使乌拉坦引起的小鼠睡眠时间显著延长,并使低剂量的水合氯醛引起入睡的试验小鼠数明显高于对照组。15〜20分钟前给试验犬静脉注射蜂毒0.1毫克/千克,能使阀下剂量的异戊巴比妥钠出现催眠作用。

  蜂毒中的磷脂酶A是具有突触前效应的神经毒素,它能选择性地改变脊椎动物的神经末梢乙酰胆碱的释放过程。安东诺夫报道了蜂毒磷脂酶A对果蝇神经-肌肉接头的作用的一般特性和动力学,与其对蛙神经肌肉标本的试验效果相似。康孟斯卡亚试验证明磷脂酶A对鼠运动神经末梢乙酰胆碱递质自发性释放有一定影响,并指出它的作用强度与Ca卄存在有关。缺Ca卄时其突触前效应丧失,因此认为这是磷脂酶A引起神经末梢一般分子结构的毒性损害。

  周绍慈等学者试验证实,蜂毒对外周及中枢神经系统电活性有明显影响,强调蜂毒中磷脂酶的神经毒活性可能具有破坏血脑屏障的作用。故建议临床使用蜂毒应注意避免直接作用于神经干,并要防止偏高剂量的蜂毒进入心血管系统,以保证患者的安全。

  杨毓麟等人采用化学刺激法和电刺激法对小鼠逬行镇痛效能试验,并以吗啡、安替比林作阳性对照。结果表明蜂毒确有镇痛作用,其镇痛指数比安替比林高,但却低于吗啡。国外报道蜂毒肽可使下丘脑和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及5-羟色胺提高痛阀即降低疼痛敏感性的作用。

  茨肯德络夫从蜂毒中分离出一种抗炎镇痛活性很强的多肽安度拉平,对前列腺素合成酶表现出很强的抑制作用,约为“消炎痛”的70倍,这是蜂毒产生镇痛抗炎作用的基本机理。

  综上所述,从临床资料来看,除对蜂毒特殊敏感者外,在一般治疗剂量下,并不引起任何中枢及外周系统的兴奋与抑制现象。诚然,从蜂毒对某些神经系统疾病的治疗效果来看,治疗剂量的蜂毒对中枢神经系统、交感神经及植物神经系统确有一定影响,故它常常又具有明显的镇静和镇痛作用,对失眠、偏头痛、三叉神经痛、痛风病及神经官能症等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

2.蜂毒对呼吸和心血管系统的影响

  蜂螫时一般会造成血压降低的条件反射,即使动物和人伴有呼吸加快的现象。蜂毒对心血管系统具有降低血压、抗心率不齐、扩张脑血管及增加毛细血管通透性等多种药理作用。

(1)降低血压效应

  药理学试验显示,给试验动物注射蜂毒可使其血压快速下降。费尔德伯格等报道,狗静脉注射蜂毒后血压降低,主要原因是溶血卵憐脂促使内源性组织胺从迫织中释放出来。黄申、王俊用肾上腺再生性高血压大鼠按0.3毫克/千克的剂量注射蜂毒后,试验结果显示降压作用明显。徐济良、杨毓麟等报道蜂毒静脉注射可使麻醉大鼠和猫的血压迅速下降。米龙的试验证明,抗组织胺制剂苯海拉敏能消除蜂毒的降压效应。现代大量研究成果显示,蜂毒的降压机理颇似组织胺效应。蜂毒中蜂毒肽、MCD-肽和磷脂酶A2均能通过三种不同途径来释放组织胺。蜂毒肽是通过破坏肥大细胞和亚细胞结构而释放组织胺;MCD-肽则通过“板机效应”发动肥大细胞解体而使其中的组织胺释放出来,MCD-肽释放组织胺作用较强,约为蜂毒肽的10〜100倍;磷脂酶A2能间接通过促进卵磷脂酶转变为溶血卵磷脂,而溶血卵磷脂具有释放组织胺和改变外周阻力的作用,此外,蜂毒中活性很高的透明质酸酶能促进组织胺在肌体中的传播,使组织胺的降压效应更加显著。

(2)抗心率不齐等作用

  维克报道,蜂毒中蜂毒明肽和心脏肽均具有很强的β-肾上腺素样活性,它们使心率及心力明显持久增强,却不影响冠状血管总抗力,即其效用机理与冠状血管的收缩和扩张无关,不影响灌流压,这正是β-肾上腺素药物的独到之处。研究还表明,蜂毒明肽、心脏肽具有长效抗心率不齐作用,其作用虽然酷似异丙肾上腺素作用与心脏的效果,但它们能维持90分钟,而异丙肾上腺素只有5~10分钟。最近研究还显示;它能改善心脏功能,预防全身性心血管衰弱。

(3)直接扩张脑血管作用

  奥尔洛夫于1975年首次发现,蜂毒注入猫的静脉在引起低血压效用的同时,脑电图显示脑血流量增加。这种生物效应是由蜂毒中各种成分或因蜂毒的影响,致使血管活性化合物在体内释放进而作用于脑血管的结果。

(4)对改变毛细血管通透性有良好作用

  大量研究资料表明,蜂毒对微循环系统具有广谱生物活性。基列耶娃试验证实,蜂毒能增加大鼠、兔皮肤毛细血管的通透性。蜂毒及其组分引起肥大细胞释放肝素、组织胺和5-羟色胺等生理活性物质是影响血管外微循环改变的重要因素。科尔涅娃等报道证实蜂毒明肽与全蜂毒具有类似生物效应,可能全蜂毒中透明质酸酶和磷脂酶也参予了对微循环的影响。

3.对血液系统的影响

  蜂毒对血液系统可产生诸多影响,但最突出的作用便是抗疑血作用与溶血作用。

(1)抗凝血作用

  蜂毒在体内外均具有抗凝血作用,能显著延长血液凝固时间。通常采用的凝血试验是测定复钙时间即血架凝固时间。1919年,阿瑟斯通过静脉给家兔注射蜂毒证明其有延缓血液凝固的效应;1939年比内特等报道给家犬注射中毒剂量的蜂毒,可使其凝血时间由3分钟延长至30分钟;1951年,阿尔捷莫夫报道致死剂量的蜂毒,能使血液循环中的血液失去凝固性。奧马洛夫报道,蜂毒在试管内的抗凝血作用与其浓度成正比。并且,它对含有血小板血浆和没有血小板的血浆复钙时间均有影响,但后者更为显著。试验证实,蜂毒对血浆凝血酶活性有明显抑制作用。由此可见,不同剂量的蜂毒或其组分均能使复钙时间增加,这说明它们不但作用于血液细胞,同样也对凝血因子的活性亦有影响,这些凝血因子参予血液内活性凝血活酶的形成。

  1978年,奥马洛夫的研究进一步表明,蜂毒能防止二磷酸腺苷与特异受体及半透膜的局部结合;同时还证实蜂毒狀和磷脂酶A在一定剂量下可激活血小板凝集作用,在未来防止血栓和梗塞方面具有潜在临床功效。

(2)溶血作用

  蜂毒具有极强的溶血作用,许多离体试验证实,把蜂毒稀释1万倍仍有溶血作用。运用放射性同位素磷和钾作试验证明蜂毒的溶血机理是由于它能够使红细胞壁透性增强,致使其中胶体大量溶出,红细胞壁内渗透压降低导致破裂。蜂毒中溶血成分为蜂毒肽和磷脂酶A2,但以前者效应更强,贮存30年仍有溶血作用。

  临床经验表明,除对蜂毒过敏的特殊体质者,治疗剂量的蜂毒,很少产生溶血现象。其原因可能有两方面;一是治疗剂量太小不足以引起明显的溶血现象;二是可能机体中尚有某些抗溶血因素抑制了蜂毒的溶血作用。但是,尚若过量使用蜂毒,即使一般不易发生过敏的病人亦较易出现溶血反应。

4.抗炎免疫活性

  蜂毒被用于治疗风湿性关节炎具有悠久的历史。多年来对蜂毒抗炎成分及其作用机理的研究成果表明,蜂毒对注射甲酵、鸡蛋清、角叉菜胶、巴豆油等引起的大鼠关节炎等均有显著的预防和治疗作用。全蜂毒、蜂毒肽、蜂毒明肽、MCD-肽均能刺激垂体-肾上腺系统功能,使皮质激素释放增加而产生抗炎作用。蜂毒肽还能抑制白细胞的移行,从而也就抑制了局部的炎症反应。蜂毒中含有的去甲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等儿茶酚胺类成分亦具有抗炎活性效用。

洛伦泽蒂、朱里尔等人和张氏等学者陆续试验均表明蜂毒对大鼠佐药性关节炎模型有明显抗炎活性。奥夫查洛夫报道,蜂毒明肽能够抑制5-羟色胺和葡萄糖引起的炎性水肿,对巴豆油引起的渗出性炎症亦有抑制作用。1973年,比林汉等人试验证明,按每千克体重0.2~1毫克的剂量进行皮下或静脉注射MCD-肽,对大鼠关节内注射松节油或跖部注射角叉菜胶引起的炎性肿胀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其作用强度比同等剂量的氢也考的松抗炎效用强100倍。MCD-肽的抗炎作用虽然与刺激垂体-肾上腺系统有关,但肾上腺切除后并未完全使其失去这一效用,这说明它的抗炎作用可能还与降低毛细血管通透性、阻止白细胞游走及抑制前列腺素E2的合成等均有一定的关系。

  80年代从蜂毒中新分离出来的安度拉平则是又一种镇痛抗炎的多肽。动物药理试验表明,它对后足角叉菜胶水肿和前列腺素E水肿均有很强的抗炎功效,故安度拉平同MCD-肽一样也是前列腺素E的药理学颉颃剂。但安度拉平对水肿模型的抗炎作用不受肾上腺切除的影响。

  蜂毒具有免疫抑制作用。有效成分为蜂毒肽、蜂毒明肽及MCD-肽等各种低分子化合物(分子量<12000~15000),其作用机理是由于刺激肾上腺皮质增加分泌皮质激素的缘故。

5.蜂毒的抗菌作用

  许多实验报告表明,蜂毒对革兰氏阳性和革兰氏阴性细菌均有抑制和杀灭作用,奥尔特报道,蜂毒对革兰氏阳性细菌的作用比对革兰氏阴性菌的作用大约强100倍。芬内尔等人和多尔曼等证实蜂毒肽是蜂毒中抗菌的有效成分,对结核杆菌、伤寒杆菌、链球菌等均具有抑制作用。1毫克蜂毒肽对革兰氏阳性细菌的作用强度,约相当于0.1〜93单位青霉素的效用。试验还显示,蜂毒可增强黄胺和青霉素的作用。此外,煮沸不能破坏蜂毒肽的抗菌作用。

6.蜂毒的抗福射作用

  美国希普曼等(1967)、日本宫野岩男等(1970)及前苏联的阿尔捷莫夫等(1974)学者先后报道蜂毒具有抗辐射作用。当用X射线或γ射线照射小鼠,并且其剂量不超过1000伦琴时,只要提前按每只小鼠1.1~5.6微克的蜂毒剂量通过皮下或腹腔给药,就可使它的生存率由0增至80%;当小鼠在经受937伦琴的60Co照射前按每千克体重皮下给药2.8或5.6微克,就可使其在60天内的成活率分别比对照组高10%或18%。1980年,陶毓顺等人按每只小鼠皮下给药30微克,或腹腔给药24微克,24小时后分别进行600伦琴或700伦琴的60Co全身照射,结果显示试验组比对照组存活率提高了20%或60%。同时,试验还表明,蜂毒不仅有上述预防辐射的作用,而且对辐射损伤也有一定疗效,但治疗效果远不及预防效果;其次,在给药途径上以皮下注射为佳。1980年,王天宇等学者采用小鼠骨髓染色体分析法对蜂毒的防辐射作用进行了试验观察,结果表明同一批试验动物中所观察到的染色体畸变频率(双着丝粒体+着丝环和染色体畸变细胞)与该动物的存活率基本一致,由此可见,蜂毒在抗辐射损伤方面确有作用。据分析,蜂毒的抗辐射作用原理可能有以下3点:①起应激原作用,刺激机体产生适应综合病症;②刺激造血功能;③有抗菌作用。

  据报道,蜂毒抗辐射作用的组分可能是蜂毒肽和磷脂酶A。1968年,金斯伯格等人用髙纯度蜂毒肽进行抗辖射试验,发现它的生物效应远比全蜂毒大,由此证明,蜂毒肽是蜂毒中抗辐射的主要有效组分。磷脂酶A的辐射防护作用可能是由于它具有释放卵磷脂的缘故。蜂毒中的甘氨酰基组织胺也有抗辐射作用,这与它在体内通过水解作用释放组织胺以及它易于螯合铜离子有关。

  据英国广播公司1999年3月9日报道,澳大利亚科学家杰罗姆•沃克迈斯特博士说,蜂毒肽是一种能够通过切开细胞壁杀死细胞的分子,他们将研究出一种能够改变蜂毒肽分子结构的方法,使它在剔除分子中能够引起过敏性反应成分的同时保留其杀死癌细胞的能力。研究人员准备把经过改造的蜂毒肽分子附着在一种抗体分子上,使其成为一种副作用下、专杀癌细胞的新型免疫毒素。

美国柯里报道,在试管内用蜂毒肽处理有活力的肿瘤细胞寄主,在37℃条件下培养半小时,肿瘤细胞完全失活。同时柯里指出,由于受机体内球蛋白影响,蜂毒肽在体内对肿瘤的抑制作用远不如体外明显,因此,今后需要研究一套能够避开环蛋白干扰,充分发挥其作用的给药方法。1986年,我国的钱锐在体外利用蜂毒肽进行了抑制肿瘤的研究,结果亦印证了柯里的观点。值得一提的是,钱锐发现了蜂毒肽对肿瘤细胞的破坏作用大于正常细胞。

蜂宝元官方公众号
fengbaoyuan

复合蜂官方公众号
fengbaoyuan